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敛财人生[综].

753.751·【回归篇·之四】·176

      防盗章, 设定的V章购买比例为30%, 未达到的话请静待3小时哦

    手冢似乎微微一怔。塵√緣×文?學×網

    “所以, 为了鼓励进度缓慢的后辈,来做个约定怎么样?”

    这个要求太猎奇了, 即使沉稳平静如手冢的脸上都不由得现出了一丝裂痕(!?)。

    “……约定?!”他的声音里出现了一丝疑惑和谨慎的情绪。

    ……其实你真的想多了啊,部长。柳泉很想这么说。

    扯出约定之类的事情来, 其实归根结底都只是打算趁着你在国内养伤期间,赶快把你这条友情支线强行拗出一个看上去还不错的ENDING就行了。

    毕竟认真算一算,眼下她就还有至少三条和真·信雅妹子相关的友情支线——迹部大爷、四天宝寺那边的忍足谦也和白石藏之介——需要刷剧情, 她这个现实中可怜没人爱的小透明一个人不可能同时搞定那么多帅哥的啊即使只是比路人甲稍微好一点的友情ENDING或者达成谅解的普通ENDING也大脑不够用!

    而且听到女生说出【约定】两个字就立即下意识地露出戒慎防御、然后还因为不知道危险究竟在何处而有些茫然的表情,这也太甜了啊骚年。

    ……假如换作是你那个好CP迹部大爷的话,至少应该有一百种自恋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吧?

    柳泉忍不住抿着嘴唇微微一笑,福至心灵,突然毫无预兆地施放了一个攻心大招。

    “是啊, 约定。……假如我能够重新登场比赛并获得胜利的话, 手冢君就送我一本青学的手帐如何?要只有本校学生才能够拿到的那种喔。”

    ……果然!

    手冢闻言, 脸上那副永远沉稳严肃、不动如山的表情终于如同冰川崩落一般地开裂了一角——他的神情一瞬间就变得有点五颜六色起来, 不知道因为想到了什么糟糕的事情而变得十分微妙;最后又慢慢地沉凝了下来,就仿佛柳泉提出的条件并不是获得一本青学内部的学生手帐那么简单,而是要求获得他们青学夺得的那座全国大赛冠军奖杯一样严重的事情。

    “原来如此。”在沉默了异乎寻常的长久时间之后, 他缓缓说道。

    不过他的下一句话就直接把柳泉轰碎成了渣渣。

    “……和以前一模一样的条件吗。”他沉吟道, 似乎在极为认真且单纯(?!)地思考着这个条件算不算是过分、又应不应该答应。

    ……但是柳泉一瞬间就被这简单的一句话劈成了四分五裂!

    我、我了个大槽——!!!

    她、她是不是终于能够摸到那么一点点, 关于那本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之初就获得的道具[谜之手帐]的真相的边边了啊?!

    原、原、原来——!!那本谜之青学手帐, 果然是真·信雅酱从青学的男网部部长手冢国光这里得到的啊!!而且, 采用的也是和柳泉本人近似的策略——是约定?还是请求?

    当然真·信雅酱那时正值风光无限的时候,是不可能以“重新复出登上赛场赢得一场胜利”来作为条件打动这位一心都扑在网球两个字之上的青学部长的吧。

    那么……联想起那场迹部大爷曾经为她播放过的全国大赛决赛,决胜的第五场,真·信雅妹子对阵青学的主将龙崎幸的比赛,而且那本手帐的适用年份也完全对得上——难道,是真·信雅妹子以那次全国大赛谁将夺冠作为前提,和青学的部长定下了类似赌约一类的约定,借以获得了那样回忆杀之用的道具……不,手帐?!

    当然这么推论起来的话,赌约的对方也有可能是当时身为青学女网部部长的龙崎幸。不过柳泉事后思考过真·信雅妹子与龙崎幸实则身为球场下的好朋友这样的可能性——再跟迹部大爷与手冢国光之间的情况作为对照组进行比较,然后柳泉就悲哀地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不、可、能。

    迹部大爷和手冢国光之间那场也算得上惊天地泣鬼神、十分经典的“双部之战”的视频,柳泉当初为了搜集资料起见也找来看过——矮油那种彼此之间噼噼啪啪冒出的火花,什么互不相让啊惺惺相惜啊棋逢对手啊曲逢知音啊英雄重英雄啊基情在萌芽(大雾!)啊,简直要闪瞎她的钛金狗眼好吗!

    反观那次她在迹部邸看过的全国大赛决赛对阵龙崎幸,两个女生之间完全就是一副各为其主死拼到底的架势,根本看不出半点交情的痕迹好吗!不,更确切一点说,假如说是宿怨难消还差不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才是宿敌老对手的正确打开方式啊!迹部大爷和手冢之间那种到底算是什么!爱之初体验吗!(泥垢了这一定是她看网上八卦过多造成大脑产生了冗余的垃圾文件吧!?)

    柳泉控制住自己险些抽搐起来的嘴角,心中的吐槽疯狂地来回刷了个屏。最后,她想到的居然是——真·信雅妹子为什么要跑去跟青学的男网部部长定下这样的约定?!难道是……因为不忿自己在闪亮的双部CP之中,作为迹部大爷名义上的女盆友被炮灰了……?!

    ……不,这果然还是她的大脑无人带路结果进沟了吧。

    老天啊她这是什么幸运E体质啊。玩个乙女游戏能玩出BL线来这也真是没谁了啊。脸黑到这个地步果然她就是非洲天王啊,即使再身具被系统菌看好的什么特质也没有什么卵用,因为玄不救非啊这不是明摆着的道理吗?!

    不过对面站着的疑似攻略对象兼BL线主要当事人之一的手冢国光,却终于结束了他慎重的思考,打断了柳泉内心里疯狂刷屏的吐槽弹幕。

    “……可以。”他简洁地答道,语调严肃,像是在面对网球部里需要鼓励的难缠后辈一样,声音清直公正。

    柳泉一瞬间觉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么容易……就答应了吗?!

    果然是把她当作网球部里需要额外关注和鼓励的棘手队员了吧……?!

    这么说来,假如她对当年真·信雅酱获得那本青学手帐的方法推断无误的话,真·信雅酱大概也是利用手冢这个“一旦牵涉到网球的问题就全部需要认真对待和处理”的性格,来跟他定下赌约的吧?说不定当时还会说什么“来赌上青学和冰帝两间学校的荣誉来一决胜负吧”之类的话呢……这样的话即使真·信雅酱身为女子选手,算是手冢略苦手的存在,只要提到网球、胜负与荣誉的话,也就容易交谈得多了吧?

    柳泉苦笑了一下,露出微妙的、类似于“因为联想起了以前的事情所以也难以避免地小小阴影了一下呢”的表情。

    “那就这么说定了。”她竭力用一种和表情完全不符的轻松口吻,这样说道。

    说完,她将背后背着的网球包丢在场边的地上,弯下腰去,唰地一声拉开球包的拉链,从里面拿出球拍,握在右手中,轻轻掂了一掂。

    “……我一定会完成的。约定。”

    她低着头,仿佛把全副精力都倾注在那只普通的网球拍上,目光紧盯着拍面上纵横的洁白拍线。

    “即使赌上未来也要完成。”她的声音有点闷闷的,仿佛极力压抑着什么,而她假如不这样做的话,那种情绪下一瞬间就好像要从她的胸中破土而出似的。

    “因为那是在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才明白的真理。”

    她拿出一颗网球,放在拍面上,轻轻颠了几下,注视着那颗在球拍的拍面上蹦蹦跳跳地弹起的黄色/网球,唇角露出一丝奇异的笑容。

    “既然我现在能够站在这里,那么网球……就一定还没有永远抛弃我。”

    “一定,还有我能够做到的事情。”

    “因为打网球,自己的手臂变得很粗……你懂的,手臂肌肉经常锻炼的缘故。”她晃了晃自己的右臂,还顺便用左手拍了拍右上臂的部位,若无其事地继续道。

    “所以每到夏天的时候,眼看着别的女生人人都可以穿无袖的衣服,显得特别可爱,可是自己却只能尽量穿袖子长一些的衣服来遮掩……心里难免感到很困扰。”

    白石睁大了双眼,一脸“啊女生为什么这么麻烦啊我就从来没有想过这种事情而且这种事情有什么好在意的啊”的表情。

    柳泉耸耸肩,不在意地笑了笑。

    “……后来虽然渐渐地也就适应了这件事,但是也许已经介意了太久的缘故吧,以后虽然不打网球了,但是对于手臂这个问题还是很在意。”

    “我后来看过白石君的很多比赛视频,也许是因为偏执的属性作祟吧,总想从你的比赛里找出能够击败你的微小机会……最后,有一天,当我又盯着面前的屏幕发呆的时候,脑海中突然浮现了一个奇怪的疑惑。”

    “我注意到画面中白石君的左侧手臂似乎比右手臂粗一些……一开始我以为那是因为左手是你的惯用手,所以肌肉也更发达一些的原因。”

    白石似乎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脸上微微地泛红了。他不自在地动了动自己现在仍然缠着绷带的左手臂,一瞬间似乎想要把它藏到自己身后去,以逃避柳泉投向那只手臂的目光似的。

    柳泉假装没有看到这纯情少年不自然的反应。

    “可是,愈看愈是觉得奇怪……假如只是因为这个的话,”她用右手比了比自己左臂靠近手肘的位置,“这里的线条不应该是这样才对,还是应该更瘦些才合适……”

    白石咳嗽了一声,脸色好像更红了。

    柳泉若无其事地放下手,续道:“所以我猜测你在绷带之下掩藏了一些什么……抱歉,一开始并没有想到那是一只黄金护臂,还以为是用来作弊的什么用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