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747.745·【回归篇·之四】·170

      由于大家刚刚进入后山神社正殿时,并没有预想到要面对一个已经启动的传送阵, 所以他们也并未严格按照预定好的顺序依次进入正殿查看——所以在柳泉没注意的时候, 三日月宗近已经以一种极为自然的举止, 把膝丸的原定位置给挤掉了, 并且还回头嘱咐膝丸“你随后再进入,记得保护好主人”——然而膝丸原本并没有见识过神社这个传送阵的威力, 在传送阵骤然发出金色光芒的一霎那也未能及时反应过来;反而是柳泉立即条件反射一般作出了判断, 及时弹起冲入了正殿,把膝丸丢在了自己身后。

    因此,现在柳泉麾下的队伍阵容, 变成了如下配置:

    和泉守兼定、长曾弥虎彻、笑面青江、极化平野、一期一振, 以及三日月宗近。

    虽然函馆地图在游戏原作里简直没什么难度, 就连检非违使也不会出现, 是各位审神者刷花的大好场景, 然而到了这里,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更不要说她一时不察,把兼桑也一起带了过来。现在这个完美的降落地点, 要是配置上兼桑这样的最佳组合,简直是一道女审神者的送命题。

    然而事已至此, 只能硬着头皮把地图走完才行。

    柳泉深呼吸冷静了一下,立刻开始分派任务——将不同的付丧神派往各个方向上去监视不同的军队的动向,在箱馆湾、弁天台场、箱馆山、新政府军预定的登陆地点乙部和江差等处都撒下了她的眼线。

    所以最后, 来监视五棱郭的人, 就变成了她自己。

    ……以及和泉守兼定。

    因为她实在是不放心兼桑单独行动的话, 会不会因为一时激动而做出什么傻事(?),所以在把大家都分头指派出去之后,她决定还是把兼桑带在身边,就近监视(雾!)。

    到目前为止,时间溯行军居然没有动手的迹象。

    小少年平野的高机动值被发挥到了极限,不知道跑了多少个来回传递消息;而从各处回报而来的消息,全部都是事态按照历史上一样平稳进展着,没有丝毫变化。

    眼看天际已经露出曙光,柳泉长长呼出一口气,站起来伸个懒腰,借以活动一下已经因为紧张以及某种更加复杂的情绪相互作用而显得格外僵硬的肢体。

    “……已经是明治二年的五月十一日了。”

    和泉守兼定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嗓音里似乎含着一点隐隐的压抑,显得有些沙哑低沉。

    柳泉并没有回头,而是泰然自若地放下了双手,目光投向山下的五棱郭。

    像这样站在高处,俯瞰五棱郭的时候,就会更加为它的设计和外形感到惊叹。它就像一座攻不破的堡垒那样,耸立在函馆开阔的原野之上,四周被绿色的林带和澄碧的护城河所包围,就像一颗落在地上的星星;然而这样兼顾了美丽与坚固的城堡,并不会为居住在其中的人们延续多久的生命与希望,过了今日,就要陷落。

    她漫望着五棱郭渐渐在晨光之中清晰起来的美丽线条,应道:“……是啊。”

    这种平淡的回应仿佛并不能让和泉守兼定满意——不如说是更加点燃了他的焦虑,他的口吻里带上了一抹急躁之感。

    “所以……!你打算怎么做?!”

    柳泉仍旧望着五棱郭的方向,没有回过头来。

    “我?”她轻声笑了两声,“……当然是等待看看时间溯行军会做什么,再随机应变了。”

    和泉守兼定被这句再正确不过的话噎了一下。

    “但、但是……!”他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音争辩道,“您不会忘记了今天将要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吧?!”

    柳泉沉默良久。然后,她慢吞吞地转过身来,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盯着和泉守兼定看了一阵子。

    和泉守兼定:“……”

    在他几乎被她看得火大起来的时候,她才微微勾起一侧的唇角,露出一丝……让他觉得欠揍的笑容!

    “……假如你是在担心我今日还会暗堕的话,那大可不必。”她的声音轻飘飘的,在微凉的晨风中飘荡着,有种冰冷之感。

    “毕竟,历史就是历史……而我现在是什么立场,我也很清楚。”她微微垂下视线,微不可察似的叹息了一声。

    “我已经没有立场和土方先生站在一起了……所以你还在担心什么呢,兼桑?”

    这句半是挑衅、半是自嘲的话,让和泉守兼定几乎一瞬间就炸了毛。

    “我、我哪有担心!”他粗声粗气地吼道,“作为审神者,你有你该做的事情,既然以前都完成得挺好的话,也、也没道理今天就会发疯……我、我是好心提醒你一句!无论你喜欢不喜欢,历史就是历史!!”

    听到了他的吼叫之后,女审神者又沉默了片刻。

    尔后,她叹息了一声,笑了。

    “知道啦知道啦。”她敷衍似的应道,带着点玩笑的神态。“真是爱操心的兼桑啊~”

    和泉守兼定:“……”

    啊真是气死了。

    那么爱开玩笑的话就说明她今天状况还不错?!等一下万一看到土方先生策马离开五棱郭的话也不会一边大哭着一边追上去,就好像她以前曾经在仙台城外的树林里做过的那样?

    结果她下一刻就抛出一个刁钻得令人感觉难以回答的问题。

    “兼桑……以前也曾经出阵过这里吧。”

    女审神者保持着遥望五棱郭的姿态,头也不回地问道。

    和泉守兼定没想到会接收到这么一个问题,呆了一下。

    “……什么?”

    女审神者虽然没有回过头来,但她的声音柔和平静,似乎还微微含着一抹意义不明的笑意。

    “兼桑,以前遇到必须来函馆这里执行任务的时刻,都是如何度过的呢。”她说。

    没等和泉守兼定回答,她就继续说了下去,听起来话语里简直充满了臆测。

    “……一定,会好好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完成自己的使命吧。”

    和泉守兼定:“……你问这个干什么。”

    他木着一张脸反问了一句,还没想好端出什么表情来吓退她,就看到她回过头来。

    女审神者原本是站在一棵大树下的,现在清晨初升的朝阳透过浓密的树冠洒下的光线投在她白皙光润的脸上,划出了某种意味不明的暗影。

    和泉守兼定看到她微微翘起了唇角。

    “……真是太了不起了。”她说。

    和泉守兼定:“什……!喂,你在捉弄我吗!!”

    听着兼桑熟悉的、惊天动地一般的咆哮声,女审神者唇边的那丝笑意加深了。

    “怎么会。”她含笑说道,然后赶在和泉守兼定爆炸之前又追加了一句。

    “我啊,是在感叹。”

    “兼桑,真可靠啊。”

    和泉守兼定:“……到底在胡说些什么!完全意味不明啊!”

    女审神者却不再理会他的咆哮了,把脸重新转回去,仿佛全神贯注般地观察着五棱郭的异动。

    ……这样就很好。

    用轻松一些的态度来面对吧。一定,没有问题的。

    太阳从东方的天际渐渐升到了头顶。

    这其间,平野又不辞劳苦地来回跑了好几趟,报告各处目前的状况。由于函馆是很简单的地图,其实大家都已经跑过无数次了,对自己要维护的历史进程也是了如指掌。所以平野每次并不需要询问女审神者什么细节,就能够作出“各处一切如常,历史并没有扭曲”这样的汇报。

    平野还是个细心的好孩子。虽然付丧神理论上吃不吃饭都一样,但女审神者总是凡人之躯,有饿肚子的可能;所以平野在时近中午的时候,还特意跑了一趟,为女审神者带来了饭团。

    不过这个时候,在山坡上的两个人之间,却弥漫着一股谜样紧张的气氛。

    也许是因为土方距离自己命定的殒身之刻愈来愈近,女审神者还好,但和泉守兼定完全无法掩饰自己的一脸烦躁不安。

    平野到的时候,女审神者正坐在树下,依旧瞭望着五棱郭的方向,面色平静。

    然而细心的平野却注意到,她的右手落在自己身边放着的那柄“一期一振”的刀鞘上,五指微微屈起,像是松松地握着刀鞘,但是她的食指却仿佛无意识似的来回摩挲着刀鞘——只有这个小动作,才充分显示出了她的内心也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平静。

    和泉守兼定就更不要说了。平野到的时候,他正在山坡上来回转圈圈,一脸的烦躁,脚步重重地踏在草坪上。平野注意到在和泉守兼定来回走动的那片草坪上,有些地方都已经被磨秃了,露出其下的黄土。和泉守兼定的那双黑色靴子的表面也因此沾上了一层浮土。

    平野虽然是个小少年的外形,但性格却很稳健可靠。他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和泉守兼定,走向树下坐着的女审神者身旁,半蹲下身递出手中的油纸包。

    “主人,请先吃些东西吧。有了力气才能够继续战斗啊。”他说。

    然而,女审神者却凝神紧盯着山下的五棱郭,眉心皱得紧紧的。

    平野从侧面看到了女审神者这种难得一见的严峻表情,小少年脸上带着的那点认真的神情慢慢淡了下去,随之而起的是一种混杂了担忧和警惕的神色。他轻声又唤了一声:“……主人?是什么地方……不对吗?”

    女审神者并没有立刻回答他的话,而是慢慢挺直背脊,专注地盯住五棱郭大门的方向,片刻之后忽然左手单手一撑地站了起来,右手顺势一捞将那柄“一期一振”也拿在了手中。

    然后,她头也不回地唤道:“兼桑?”

    和泉守兼定正在原地兜圈子的脚步猛然一顿。他有点吃惊似的抬起头来望向女审神者的背影,似乎一时间有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下一刻他就听到了一句真正爆炸性的台词。

    女审神者问道:“我们在此已经等了这么久了,你曾经看到过土方先生从五棱郭的大门出来吗?”

    和泉守兼定一愣。

    “什、什么意思……?”他喃喃地反问道,但很快就意会了过来,脸色不由自主地白了一下。

    “你……!你是说……!?”

    女审神者终于缓缓转过身来,声音依旧清亮,面容上却慢慢蒙上了一层阴霾。

    “根据我的记忆,现在已经过了他应该离开这里、前往弁天台场的时刻。”她一字一顿地慢慢说道。

    “……然而,我并没有见到土方先生离开五棱郭。一直都没有。”

    平野藤四郎:!?

    和泉守兼定:!!!

    和泉守兼定那张俊美又潇洒的脸上,一瞬间竟然显得有点失神。他露出错愕又不敢置信的模样,沙哑着声音,喃喃说道:“……你说、什么——?!”

    然而女审神者却没有再看向他了。

    她果断地转向一旁的平野小少年。

    “我现在必须去五棱郭看看情况。”她语气急迫地说道,“时间溯行军一直都没有在其它地方出现,更没有改变其它地方发生的事情……假如它们想要做的是这个的话,那么在后山神社故意将传送阵指向这里的行为也就十分合理了……”

    事发突然,并且事态还是这种前所未见的形式——时间溯行军并没有登场与他们作战,而是以动手脚让重要历史人物下落不明的行为来改变历史——平野一时间有点懵然。

    不过他只在震惊突袭之下呆愣了一瞬,就很快地振作起来,干脆地点头应着“是、是!”,站得笔直,等候他的审神者大人的下一步命令。

    然后下一刻,他就看到他的审神者大人利落地将那柄“一期一振”反手插回腰带里,左手按住刀柄。

    “我现在去五棱郭查看事态发展的严重程度。平野,你回去通知其他人,密切监视各个重要地点。另外,乙部和江差那边,既然新政府军已经差不多登陆完成的话,你就让三日月撤回到五棱郭这边来吧。万一情况有变的话,我也需要有人在此配合我行动。”女审神者一口气流畅地吩咐道,最后,将视线投向稍远处的和泉守兼定。

    “兼桑,你留在这里,继续监视五棱郭周围双方军队的动向。”她的嗓音一瞬间似乎显得有些冷冽。

    “在我回来之前,假如有时间溯行军出现的话,战斗的事就劳驾你来应对了。”

    平野干脆利落地应了个“是!请主人放心吧!”,就一点时间都不浪费地转身跑走了。

    而和泉守兼定,听到她这一连串从推论到分析再到命令的话语之后,保持着震惊到呆滞的表情过了几秒钟,然后忽然反应过来似的,大步流星地往她的面前走来,毫无预兆地一下抓住她的右手。

    “……不行。”他粗声粗气地沉声说道,表情比什么时候都要严峻,面色近乎铁青。

    “你想去干什么,雪叶君?!”

    啊,好像是这么长久以来的第一次,他没有用那种“喂”、“啊”、“你”之类的拟声词、语气助词或代词来称呼她,而是径直喊出了那个很久以前他们熟悉的名字。

    女审神者好像有丝惊讶似的垂下视线望着被和泉守兼定握紧的右腕,然后又抬起眼来,平静地直视着他的双眼。

    仿佛直到此刻,才发现和泉守兼定的眼眸颜色是湛蓝的一般,女审神者深深地望进他的眼眸深处去。

    然后,她微微叹了一口气。

    “兼桑,你知道我必须要去。”她平静地说道,还微微摇晃了一下自己被和泉守兼定握住的右手,像是一种安慰似的。

    然而和泉守兼定好像一点都没有被安慰到一样。

    他低下头看了看他握住的那只细瘦的手腕,然后眉心一皱,并没有松开她,反而五指加了一点力道,握得更紧了。

    “假如土方先生真的如同你所推断的那样,被时间溯行军动了什么手脚而下落不明了……”这句话他说得有点艰涩,“那么,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乍然听到这样的问题,女审神者沉默了一霎。然后,她眨了眨眼睛,冲着表情难看的付丧神露出了一个笑容。

    “我还能怎么做?”她的声音听上去有丝轻飘飘的。

    “当然是……维护历史,顺应历史的进程了。”

    虽然这一次她的回答正确极了,听上去一点都没有暗堕之忧,和泉守兼定的脸色却一点都没有好转。

    “别……别做傻事啊!”他憋着气,脸色好像都涨红了,终于大声吼叫了出来。他微微倾身向她,就仿佛像是想要用身高上的差距充分碾压她、让她感受到一丝压力而轻易接受他的想法一样。

    “历史的进程……就是土方先生赶往弁天台场的途中……在经过一本木关门之后——”

    短短的一句话,他却停顿了三次。说到了这里却又停下,英俊的脸上浮现了清晰的痛苦之意,最终还是没有说下去,却转而微倾了身躯、更加接近她的脸庞。他们呼出的气息在两个人之间流转。

    “……这一切,假如没有一个土方先生去经历的话,那么——”

    最后的一句话,和泉守兼定简直是咬牙切齿地、一个字一个字挤出来的。

    “你就又要和……上次一样,代替他……去完成这一切吗?!”

    在他的掌下,他感觉到那只细瘦的手腕微微颤抖了一下。

    然而,他视野之中,她的面容却依然格外平静。那长而美丽的睫毛微微一颤,抬了起来,两丸如同黑水晶一般明澈的眼眸直视着他因为极度的愤怒和悲伤而扭曲了的脸。

    “兼桑,你又要阻止我了吗。”她的声音里居然含着一丝笑意,令他微微一凛。

    “可是……这一次我是顺应历史的啊?”她笑着叹息了一声,显得无可奈何似的,又轻轻晃了晃那只被他握住的手。

    “所以这一次……可以站在我这一边吗。”

    和泉守兼定:!!!

    英俊的付丧神真正地愣住了。

    他就那么张口结舌地盯着她,左右为难着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才好。明明知道她这一次打算去做相同的、疯狂的事情,是为了站在他这一边维护历史;他却无法轻易松开手,和上一次一样,注视着她割断长发、穿上土方先生的外套,骑在马上,向一本木关门的方向飞奔而去——

    “你这……是去送死!”他终于从牙缝间挤出一句话来。那些哽塞于喉的话语也仿佛突然被拔开了塞子一般,十分流畅地涌了出来。

    “难道要在函馆这里……第二次让我眼睁睁地看着——你为了土方先生,去送死吗!”

    看着那张熟悉的、从以前到现在几乎没有变过的,年轻而美丽的脸上浮现了一次错愕的神情,和泉守兼定感觉自己内心中那些从很多年以前开始就一直累积到现在的、不吐不快的言辞猛然都涌了上来。

    “难道你就没有想过,如果土方先生知道了这一切的话,也不会开心的!”

    “土方先生,不会愿意看到……他心目当中重要的人,为了他去送死!”

    “作为男人,自己应该有怎样的使命……怎样的宿命,都可以自己一肩担起;要躲在女性的身后,等待着她来维护才能够度过难关的话,无论是怎样的男人都不会开心的好吧!”

    即使说了这么多,他还是感到一阵词不达意。仿佛只能躲藏在土方先生这个名字的背后,才能够获得阻止她的力量,这种行为令他感到一阵泄气和恼火;最后,他索性大吼了出来。

    “没错!我承认,你是很强……你,大概是我见过的,最不得了的女人了吧……”

    说到这里,他突然没来由地打了个磕绊。然后,他就对这样的自己感到更加恼火了。

    “可、可是!即使是再强的刀剑,勉强出阵的话也有碎刀的可能……你也一样!凡人啊,有时候说不定比刀剑更加脆弱……”

    啊啊,感觉更加词不达意了。和泉守兼定简直想去揪头发。

    ……算了!想不清楚就不要想了,就那么直来直去地把自己最想说的话说出来不就行了!

    于是,和泉守兼定气势万钧地冲着女审神者吼道:

    “因……因为!我可不想再换什么新的主人了啊!!”

    仿佛完全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女审神者好像微微一愣,脱口而出:“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