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敛财人生[综].

744.742·【回归篇·之四】·167

      在静谧的深夜里,三日月宗近富有磁性的声音回荡在这间仿佛突然显得狭小起来的卧室中。塵×緣?文?學?網

    不知为何,虽然此刻他是半躺着、而她是站着的姿态,她才是居高临下俯视他的那个人——然而他的气场却仿佛一瞬间覆盖了整个房间,显现出压倒一切、令人不由自主想要信服的气势。

    这一刻,他的存在感仿佛无限扩张开来,直至充盈了整个房间,像要涌到她面前来,将他的那个笑容、那段话都慢慢在她眼前放大,直到占据她的脑海。

    霎时间,柳泉竟然觉得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随着三日月宗近的那句话出口,她的眼前仿佛又浮现了那一天在如来堂外的战场上,在炮弹坠落于山野上砸出的碎石、黑烟和火光交织之中,他说着那句来自于原作里的重伤台词,从那片简直不可能有人生还的爆炸和硝烟之中走出,在她面前摊开手,让她看到那枚已经破碎的御守·极的景象。

    啊啊。难道那一幕就是他所说的那样吗,有那么一个人,在她不管多么丑陋的时候都理解她的选择,宽容她的苦衷,全力为她战斗?

    然而,几乎与此同时,另外的一幕也同样浮现在她的记忆之中。

    那是狂风大作、地动山摇的浅草寺门外,当那个世界的根基不可避免地在动摇着、仿佛整个世界都发出即将崩溃时摇撼的嘎吱作响声,就活像是一座坚固的城堡正在崩毁塌陷时一样;她毅然将自己的胸口送到了他本体刀的刀锋之前,那柄从一千多年之前就被众人敬奉着、惊叹着的名刀,划开了她的血肉,刺破了她属于罗刹的那颗心脏——

    最后在脑海之中涌出来的,居然是和泉守兼定粗声粗气的叫嚷,用以掩饰他的恼羞成怒。

    【谁、谁会想要去睡刺过自己一刀的人啊!】

    柳泉慢慢弯起了唇角。

    面对着三日月宗近那近乎压倒一切的、平静而强大的气场,她慢吞吞地——

    说出了毫不可爱的、煞风景的话。

    “你这么说,是因为……你曾经刺过我一刀吗。”

    听到她的回答,三日月宗近那双蕴有新月形的眼眸里,眸光忽然明灭了一下。

    然后,他还是就那么直直地迎视着她的视线,一点也不显得心虚似的,就那么撩开薄被、站起身来,一步步走向她的面前。

    不知为何,当他站起来向她走近之时,随着他一步步趋近她的面前,她也同时一步步向后退去,像是想要退离他的控制范围之外;然而房间的面积有限,她倒退了几步之后,后背猛然撞上了墙角摆放着的那个落地衣柜的柜门。

    看着她避无可避的窘状,三日月宗近却并未停下来。他的唇角自始至终带着一抹似有若无、高高在上一般的笑意,慢慢地趋近她,最后停在她面前一步之遥的地方。

    当他站起来之后,两人之间身高上的优劣霎时间就逆转了。现在,是他居高临下地俯望着她;两个人的气息仿佛都随着这种互不相让的迎视而渐渐变得紧绷起来。

    他就那么深深地凝视着她,一言不发;而她的身后紧贴着冰冷的柜门,退无可退——这种情形无疑给她造成了愈来愈沉重的压力,到了最后,她仿佛不得不慑于那样的压力而开口了。

    “……那个时候在箱馆,我们分别的时候……”她缓慢地眨了眨眼睛,似乎有点尴尬或羞恼,不过最后还是把碍口的事实说了出来。

    “即使……你吻了我,也没有真正对我产生什么……特殊的情感吧。”

    她踌躇着,谨慎地选择着措辞,仿佛有一瞬因为受不了被他灼灼盯视的压力而想要转开视线,却又因为难言的自尊心作祟而勉强挺住了,不服输似的继续回视着他那张含着淡淡的笑意、却彷如覆盖着一张铁面具一样的脸。

    “后来……在浅草寺前,你对我挥刀的时候,也并没有过什么犹豫吧。”

    三日月宗近仍然含笑俯视着她,脸上的笑意纹丝不动,仿佛也没有开腔为自己辩解的意图。

    柳泉觉得接下去的话好像愈来愈难以出口;然而话还是要说的,因为她感觉自己已经怕了那种以增长灵力为名的、毫无感情作为基础的吻——

    “你见过我最狼狈的样子,也见过我追逐另一个人背影的样子……”

    “在你的注视之下,我失败过,拼命过,暗堕过,甚至还变成过那种可怕的怪物——”

    柳泉抬起眼帘,直视着三日月宗近那双仿若要将她的神魂都一道吸进去的新月眼眸,深吸了一口气。

    “我们并肩作战过,也一起逃离过寡不敌众的战场;我们对战过对方,我砍过你的手臂,你也刺过我的心脏……”

    “到了最后,回想起来,我甚至都没有真正召唤过你,也没有赋予过你化为人形时的这具身体……”

    她仰望着他那张俊美的脸孔,终于一字一句地把内心之中埋藏最深的疑问说了出来。

    “并不是我妄自菲薄……但是,我觉得自己并没显示出什么珍贵到不管在什么时候,都让你毫不犹豫选择我的美德或者好处啊?”

    虽然和这种高高在上、难以捉摸的危险对手讨论自己的劣势是很令人尴尬的一件事,不过既然说了出来,也就没什么好害怕的了。柳泉的语速流畅了一些。

    “……我甚至连天生自带的灵力体质都没有。和你所遇见的那些名震史册的主人们不同,也和你所遇见的那些能够赋予你人形的审神者们不同……”

    “我就是一个凡人。除了闷着头壮着胆一直往前走之外,别无他路可选的凡人……”

    感受到他的鼻息轻轻吹拂在自己脸上所带来的那种微微的麻痒感,她缓慢地眨了一下眼睛。

    “你今夜,为什么要来这里?”

    “……为什么要站在我面前呢,三日月?”

    三日月宗近目光一闪,一瞬间仿佛微微露出讶异的表情,像是没有想到她能够坦率地说得这么多;然而他很快就恢复了那种富有余裕的悠然在上之感。

    他并不急于回答她的一连串问题,而是忽然伸出右手,反手以手背和微微曲起的指关节轻轻拂过她的脸颊;然后,他微微压低一些自己的脸庞,在两人呼吸可闻的距离里,含笑轻声说道:

    “你不是已经把理由都说出来了吗?”

    柳泉:“……什么?”

    三日月宗近轻拂着她脸庞的右手为之一顿;下一秒钟,他翻过手来,修长的手指托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微微抬起。

    “我见过你最狼狈的样子,刺过你一刀、也被你刺过,不得不暂时充任投石兵才能帮助你在江户逃脱你那个名义上的哥哥……”

    他慢慢弯起眼眉,笑意染上了他的眉间。

    “在函馆亲吻你的时候,与其说是受了情感上的什么驱使,不如说是想要报复你将我抛下、义无反顾地为了其他人铤而走险的翻脸无情……”

    “在浅草寺刺中你的时候,也只是为了将暗堕的你肃清。”

    他脸上铁面具一般的笑意忽而一敛。

    “我也知道,我作为天下五剑,想要得到我的人很多,而你不在其中。”

    “不过——”

    他忽然拖长了尾音,表情变得肃然而认真。

    “也许正是因为我刺了你一刀,才会想要按照你所说的那样,去……偶尔顺从一下‘身为凡人的渴望’吧。”

    柳泉:“……什、么……?”

    【既然得到了凡人的躯体,就试着顺从一下凡人的渴望,如何?】

    狂风大作、飞沙走石的浅草寺门外的空旷广场上,命悬一线的自己,最后居然对他说出了那样的话;归根结底,想起当时自己的心态,也只是……为了在最后的最后,能够微妙地在精神上占据有限的上风吧?

    因为断定他不会懂得何为“凡人的渴望”,所以自己才能够说得那么从容、那么高高在上、那么故弄玄虚;其实追根究底,也就是因为她当时认为从那以后不会再跟这个人见面,在最后的最后,想要在精神上压倒他,想要在某种认知方面在他面前取得优势——其实,这些有点幼稚的心情,之所以会产生,还是因为……她在潜意识里,一直认为自己在他面前是弱气的,是仰望的,是小心翼翼的,是吧?

    现在想起来,她甚至在新选组出名的鬼之副长面前都曾经不止一次地大呼小叫过,也曾经不止一次地顶撞过他下的不近人情、不合情理的命令。然而,她在三日月宗近面前,却从来没有做过那种事。

    这正是因为,自己从来都不认为这个人会和自己有任何感情上的牵扯吧。

    正是因为,她并没有把他简单地当作“一个男人”来看待。在她眼里,他是令人尊敬——甚至令人敬畏——的名刀的化身,是神明的化身;即使再和蔼可亲,也是理应被供奉在神坛上的存在。

    ……是什么时候,这样的神明大人,从神坛上、从传说里,下降到了她的房间里,来到了她的面前,成为令人不可忽视的存在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