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717.715·【回归篇·之四】·140

      一期一振感觉自己好像逐渐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事。塵←緣↑文↗學?網

    起因是有一天女审神者忽然宣布第二天的近侍由五虎退担任。

    这一下可把五虎退吓得眼眶里面都含了两包泪。

    一期一振没办法, 只好在晚餐之后谨慎地向女审神者私下询问,是否可以让他从旁协助一下“对近侍工作不太熟悉的弟弟”。

    本来觉得这个要求略微有些过分——谁知道女审神者爽快地一口就答应了。

    她唯一叮嘱他的是“要替弟弟完成工作的话就躲起来,别在我面前出现,我就可以装作没看到哟”。

    一期一振:“……”

    他默然点了点头,回去安慰忐忑不安的弟弟了。

    结果第二天他几乎在幕后全包了当日近侍应该处理的事务,女审神者也果然装聋作哑,对他的行为视而不见。

    五虎退与其说是当日的近侍, 不如说是当日的吉祥物——女审神者一大早就让五虎退抱着他的五只小老虎来报到,然而在五虎退来了之后她也没为难他, 只是在她的办公室里辟出一角给他们玩耍。

    在女审神者的办公室里写报告写得脑袋都要涨大了的一期一振:“……”

    ……啊所以说为什么要忽然任命五虎退做近侍啊。如果主人想在工作的时候看一看治愈的藤四郎家的弟弟们,想看哪个都可以, 直接把他们叫来这里就好了,何必多此一举地公告整座本丸, 今天的近侍是五虎退呢——

    一期一振的思绪断掉了。

    因为女审神者手边放着的那个名为“手机”的东西忽然嘀嘀嘀地响了起来。她一把抄起那个“手机”,看了一眼屏幕, 就精神抖擞地对今日近侍五虎退下令道:“有客来访!五虎退, 请去门口迎接,并把他带到会客室。我随后就到, 不会让你单独面对他很久的。”

    五虎退:?!

    可爱的小正太眼中一瞬间就又含了两泡泪, 但他还记得自己必须善尽身为近侍的责任,就声线有点颤抖地应了一声“是、是!”,然后抱起一只小老虎、带着其余四只, 跌跌撞撞地出了办公室, 往本丸的大门口走去了。

    在他身后的好哥哥一期尼感到一阵不忍。

    他放下了笔, 然而他的理智告诫他,女审神者已经额外对弟弟网开一面、让他这个哥哥来代为处理事务了,假如连迎客的事情都做不好,那就——

    他还没有想完,就看见女审神者从桌后站起身来。

    “一期君,恐怕今天必须劳驾你把这些文件都搬回你的房间继续处理了。”她说,脸上含着一个费解的微笑。

    一期一振:?

    “……因为我现在必须去接待新来的友人了。”她继续说完了下一句话,意味深长地瞥了他一眼,唇角的笑容变得更加令人捉摸不透。

    然后她也绕过巨大的办公桌,走出了这个房间,脚步轻快地一路往那间新布置的会客室走去。

    一期一振:??

    晚间,在睡觉之前,是藤四郎家的兄弟夜话(雾!)时间。当晚的话题,当然是五虎退莫名其妙地当了一天近侍的经历。

    五虎退磕磕绊绊地为大家叙述着他前去接待那位登门拜访的审神者之后的遭遇。

    “……竟、竟然是个长相有、有点可怕的大叔!”他微微带着一点哭腔,向其他兄弟们形容着来访的那位审神者。

    一期一振忍不住微微压低了眉。

    “可怕的……大叔?”他重复了一遍五虎退的形容词。

    当时陪着五虎退一起进去送茶的前田笑着解释道:“……并不像一期尼想像的那样啦。感觉应该是个……因为做审神者的资历很老,所以……稍微有点严厉的大哥哥?嘛~不过主人也不怕他啊,我看到主人和他聊得很开心呢……”

    一期一振若有所思。

    “是吗……主人和他聊得很开心啊……”

    “还有!他意外的很喜欢五虎退和小动物啊!抱着一只小老虎不肯放手呢!被小老虎咬了一下也还在哈哈大笑着!”前田笑嘻嘻地补充道。

    一期一振凝神思考了片刻。

    “那么……在他跟小老虎玩的时候,主人……是什么反应?”他问道。

    五虎退好像被哥哥凝重的神色吓了一跳,有点结结巴巴地回答道:“主人……主人也在笑啊……在笑着和那个大叔说话!好、好像还说到了什么奇怪的名词……‘萌物’啦、‘武松打虎’什么的……”

    五虎退努力回想着,虽然声音怯生生的,但是却十分准确地把那几个出自于女审神者和那位“可怕的大叔”口中的、他完全不了解是什么意思的陌生词汇的发音摹拟了出来。

    一期一振和其他弟弟们都露出了完全不能理解的神色。

    ……嘛,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们,因为这两个词都是中文发音啊。

    女审神者虽然不会把自己真正的来历之秘密告诉任何人,然而这却并不会妨碍她利用这一点来刷一下其他审神者的好感度。

    至于今天来拜访的大哥级前辈审神者,既然他的性格就像个大哥似的喜欢老母鸡一样地罩着弟弟妹妹,那么女审神者当然会为他营造一种当个好大哥、关爱年幼者的良好氛围(雾!)。

    一期一振虽然还不明白这其中的关窍,然而他本能地感受到了一丝异样之处。因此他微微皱起了眉,一时间却并没有说话。

    既然哥哥没有出声,其他的藤四郎家小短裤也就面面相觑,闭紧了嘴巴。

    直到药研出声说了一句:“……大将她,也许是在计划着什么吧……?”

    其他小短裤们纷纷发出一阵或高或低的“诶?!”的惊呼声,刚刚垂下视线、仿佛陷入深思的一期一振也抬起眼来,注视着坐在自己正对面的这个失而复得的弟弟。

    一瞬间他仿佛想要说些什么,然而想了想之后,终于又竭力忍住,压低声线,沉声说道:“即使如此,那也不是我们能够擅自去探究之事……”

    他的目光沉沉地落在药研的脸上,微微加重了一点语气,声线听上去因而增加了几分沙哑。

    “大家都明白吗?!……不要去深究主人的意图。我们身为刀剑,只要去完成我们本应做到之事——就是上阵,拔刀,替主人完成任务,斩杀眼前的敌人——就可以了。”

    他强调似的说道。

    “……多余的事情,不是现在的我们应该考虑的。”

    最后,好哥哥一期尼这样作了结语。

    ……然而,在本丸里,也有人并不这么想。

    这天,天下五剑之中最美的那一位久违地迎来了轮值成为近侍的机会。

    一大早女审神者就被他哈哈哈的笑声魔音穿脑(不)。

    “还真是有一阵子没有踏入这里了啊。”当早饭后作为当日近侍跨入审神者办公室的大门时,三日月宗近怡然微笑着这样说道。

    女审神者面无表情。

    “假如说我从前任审神者的身上学到了什么教训,那就是‘固定不变的近侍对于事态的发展是有害的’。”她语调毫无起伏地回答道。

    “瞧瞧鹤丸殿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我可不希望这座本丸里再出现一个那样的人了——对于审神者来说,一把自己完全无法收服的刀其实是令人头痛的。”她语气死板板地补充了两句。

    三日月宗近缓步走到她那张大得出奇的办公桌旁边,闻言微微挑了挑眉。

    “哦~?!”他感兴趣似的应道,“我倒不知道鹤丸这么让你困扰呢。”

    女审神者面无表情地忽视他暧昧的语气和奇怪的用词。

    “当然。……对于那位五条家的杰作,真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处置才好,还要在时之政府面前装出‘我和鹤丸之间完全没有问题!’以避免收到上头下达的什么针对他的糟糕指令……”她甚至按了一按自己的太阳穴,露出类似牙痛一样的神情,“可真令人发愁啊。……干脆一点往前看,好好与我合作不好吗?鹤丸应该也并不是对这个世界毫无所求的吧。”

    她用一种平淡的语气这么说着,三日月宗近却蓦然抬起了头,压低了眼眉,一瞬间骤然变得有点锐利的视线唰地一下扫过她的脸上,注意着她的神色。

    然而她神色毫无波动,仿佛刚才的话只是顺口这么一说而已。

    三日月宗近神色微微一动,又露出了那种现在看起来完全是一种伪装面具似的【与世无争的温和笑意】。

    “哈哈哈。”他说,“我可不知道鹤丸还想得到什么啊。”

    女审神者没好气似的叹息了一声。

    “我并没有跟你打听什么秘闻的意图,”她说,手下已经展开了一个文件夹,“因为我快要被这些烦人的文书工作害得丧失理智了——为什么每一次出阵都要写成详细的报告上交?!明明弄死那些时间溯行军不是就可以了吗?你吃羊肉的时候会介意那只羊是怎么长大的、吃的是哪一片草坪的草、最后又是怎么被宰杀的吗?!”

    这个比喻太过清奇,即使是三日月宗近也不由得默了几秒钟,才又发出一阵哈哈哈的魔性笑声(不)。

    “啊哈哈哈,”他笑着说,“我可没怎么吃过羊肉啊。……嗯,当然,我也不太介意在变成盘中餐之前,那只羊的生命历程。”

    说着,他十分自然地缓步走到女审神者的身边,微微俯身下去,同样看着她面前打开的那份文件,眼角微弯,绽开一丝笑意。

    “哦~是昨天的出阵报告吗。”他悠然说道,“怎么?一期君没替你写好以后交上去吗?”

    他用一种和悦的态度,毫不留情地戳穿了她把所有的文书工作都无良地推给近侍——最近这阵子,尤其是性格细心而严谨的一期尼——的错误行为。

    女审神者:“……”

    啊,总感觉刚刚那一瞬间又被翻滚的黑泥淹没了呢。【麻木脸

    她这么想着,也果真摆出了一张麻木脸,理所当然似的回答道:“能者多劳嘛。我对一期君的能力有信心!”

    三日月宗近:“……”

    仿佛在那一瞬间,天下五剑中最美的那一位脸上浮现出的、犹如铁面具一般不可撼动的微笑,摇晃了一下。

    不过在他说出什么话来之前,她摆在桌上的手机猛然震动起来。

    说起来,这个手机是时之政府配发给各位审神者的。因为审神者这一职位的私密性和重要性,以及秘密的工作性质所决定,他们和外界的通讯一概被屏蔽,手机其实只是起到一个内部相互联络的作用,与其说是手机,不如说像是“内部终端”一样;所以此刻手机响起,那边的联络者大概就是她新近结识的哪位审神者朋友——因为时之政府的传讯一般都是由狐之助来完成的。

    不过,有谁在这种时候这么着急找她吗?

    女审神者面露诧异之色,伸手过去拿过手机,刚扫了一眼屏幕,就忍不住变了变脸色。

    她顿了一下,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SURPRISE~”手机里传来一个带着点调侃之意的、属于成熟女性的声音,含笑说道。

    “我啊,今天正巧没事,就来串串门。现在,已经到了你家门外了。怎么样?欢迎吗?”

    女审神者的脸上一瞬间流露出有点乌烟瘴气的情绪。然而她的声音却霎时间轻快起来,又惊又喜,表现出了恰如其分的愉悦。

    “啊呀!还真是不错的惊喜呢,这真是太好了~我马上就去迎接你!”她笑着应道。

    谁知电话那端的访客却十动然拒了。

    “不用,你叫你的近侍出来迎接我就行。”她大大咧咧地说道,成熟的声线里夹杂了几分爽朗之意。

    “我可是很好奇你会用谁当近侍的……上次审神者大会,你带着膝丸去,是为了让他尽快适应和本丸有关的生活吧?那不能算数……我怎么问你你都不肯告诉我你最喜欢谁当近侍,那我就来个突然袭击,自己亲自来看看!”

    女审神者脸上的五官一瞬间都要皱到一起去了。然而那一点也没影响她声音里的愉快。

    “我?我真的很无所谓的……不过既然你想看看今天的近侍,那我就让他过去吧。”她笑着微微侧过脸来,对三日月宗近使了个眼色。

    “……那么我就在会客室恭候大驾了。你喜欢茶、咖啡还是会发胖的饮料?我昨天刚刚网购了一箱传说中喝了会成仙的柠檬茶,很想试一试哪。”

    电话那边传来了一阵大笑声。

    “你真是太有趣了啊清原妹子!好,你等着,我这就到!”

    女审神者微笑着挂了电话。几乎在按下挂断键的一瞬间,那层淡薄的笑意就从她的唇角如同流水一般地消逝了。她站起来,把手机放入口袋里,随着三日月宗近的脚步也同样走到了门口。

    三日月宗近跨出门外,回头望着她。不知为何,他在她的眉眼间似乎看出了一层深深的疲惫感。于是他伸出手去,趁着她还对他停步不前的动作满脸【???】的时候,用食指轻轻一点她的眉心。

    “这里,有糟糕的黑气形成呢。”他若无其事地说道,在女审神者嗷地一声喊出来之前,及时收回了手,转过身去。

    “看来,今天的报告又要拜托一期君了啊。”他悠哉地说道,声调里含着一抹笑意。

    “毕竟,就像您说的那样,能者多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