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706.704·【回归篇·之四】·129

      防盗章, 设定的V章购买比例为30%, 未达到的话请静待6小时哦  换言之, 迹部大爷一时间微妙地默了;因为他现在实在有一点不知道该如何将对手干净利落地KO掉。塵↖緣↗文√學?網

    但迹部SAMA岂是池中凡物!默了足足一分钟之后, 他下巴一抬,使出了天生自带的特有语言杀。

    “哼, 你现在这个样子,还真是……毫不华丽啊。”

    柳泉虽然觉得迹部大爷的声音确实非常好听,单就声线而论十分讨人喜欢, 但这种声线一旦开始对她明明白白地开嘲讽,她就觉得没那么欣赏了。

    她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没错, 现在的我, 失去了网球的光辉映衬,无非就是一只败犬罢了。”她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自嘲的笑意, 但语气里丝毫没有自轻自慢的情绪。

    她虽然一开始以厚颜无耻型的病娇姿态登场,但病娇的要诀大概就是——不按常理出牌?而且, 厚颜无耻有的时候约等于自恋, 虽然她没有演出自恋狂的心得,但是抖起精神硬充自尊心高到天际炸裂苍穹的画风, 在她那些又黑又瘦又不甚讨人喜爱的小小少女时代还是有所经历的;所以柳泉顺手给自己开了个[画风违和型の自尊心爆棚]外挂,打算把柳泉信雅妹子的女神(经病)形象加强塑造一下。

    “迹部SAMA想必是和其他人一样看不上我堕落成这副模样吧……”她戏谑似的用手比了比自己,漂亮的黑眼珠灵活地一转。

    “不过——”

    迹部微微一怔。

    “哈——?!”

    柳泉的声音里笑意更明显了。

    “我又不是被网球击败的。我是被伤势击败的。再伟大的英雄,也不可能保证自己不受伤。就算是阿喀琉斯, 也有一只致命脆弱的后脚跟, 是吧?”

    反正现在迹部大爷只是一个“柳泉信雅”的EX而已。过了今天, 并不就读同一所大学的他们,想必连见面的机会都不可能再多了——作为迹部大爷的前女友,她天然就属于世上最不可能再跟他扯上什么关系的分类。

    所以说迹部大爷正是柳泉拿来试刀的最佳人选——在没有系统菌的提示之下,她总得找个人来试验一下自己在画风上究竟怎么把握和转变才合适,是不是?

    家人嘛以后说不定还要长期相处一阵子所以不合适;路人嘛又不知道她以前的设定和画风所以试了也是白试;谦雅提到的忍足君听上去还像是个友情值已经被前任信雅酱刷到一定程度的好援手,所以为了免得白白损失一个盟友,因此不能轻易拿来试……

    综上所述,最适合的试刀对象,就是面前的这位迹部大爷!又有点故旧情分,又因为“柳泉信雅=前女友”的身份所以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即使柳泉玩得有点脱人设,最多拿一句“这妹子果然已经坏掉了所以跟她分手真是太对了以后最好也不要再见面了”之类的解释就足以蒙混过关,实属命中注定的最佳人选!

    这么一想,忍不住就觉得莫名轻松了很多呢……柳泉感到一阵异样的愉快——这种愉快来得多少有点突兀且扭曲,让她不禁觉得自己是不是终于获得了一些所谓演员的自我修养,开始有一点入戏了。

    柳泉微微一挑眉,瞬间又卸下女神(经病)的设定,脸上露出淡淡一点笑容,将嘴硬的说法用潇洒的语气表达了出来。

    “而且,换一种方式想,再伟大的英雄,假如能够死于战场,也就没什么遗憾了——我又不是因为自己冲出去撞车或者摔跤而导致的伤势才放弃网球,而是因为在网球场上获得的伤……对我来说,这就是死于战场。网球亲手终结了我们之间的羁绊,对这一点来说我没有什么可说的。”

    迹部大爷脸上好像渐渐露出了一抹惊奇之情。

    他很难得地停顿了一下,才淡淡开口说道:“……你是什么人假扮的吗,柳泉信雅?”

    ……玩脱了!

    最糟糕的是,他居然还会说出来!

    柳泉心底一凛,脸上立即挂上一个从容的微笑面具,态度坦荡地反问:“为什么这么问?”

    迹部那双漂亮的眼眸里,一瞬间仿佛射出强烈刺眼的光芒,在她脸上缓缓扫过。他不动声色地说道:“……你以前可没用过这么……华丽的态度来面对你那所谓的‘天才坠落’的悲剧。”

    ……她就知道,一个堂堂实业家的大小姐会跑去乡下钉子户的家里捣乱,脑筋肯定受过巨大的刺激而坏掉了!

    柳泉咧开嘴,毫不顾忌仪态地露齿一笑。

    “是吗?……我以前大概是坏掉了。”她轻描淡写似的说道,“不过彻底放弃网球之后,在那种家庭里又呆了三年的现在,我才意识到,自己被网球所抛弃,其实还不算是最大的悲剧。”

    她毫不逃避地直视着迹部大爷的双眼,痛快地抛出名为家族内部隐私的猛料,打算巧妙地把他的注意力从“天才坠落”这件事上引开。

    “……生活在那种可悲的家庭里,才是我最大的悲剧。”她慢慢敛起了笑容,神色坦然地说道。

    “表现得再好或再坏,对于那个家庭来说其实都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是一个洁白的玩偶或者全黑的玩偶之间的区别而已。”

    迹部似乎被她大胆的形容弄得微微一窒。也许是上流社会的法则就是一切黑暗都必须掩藏在平和干净的雪白台布之下吧,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坏掉了的大小姐,把自己家的一切阴暗之处都毫不隐讳地掀开给自己的前男友看,这种行径实在是大出他的意料之外。

    “……为什么?”

    他沉默了片刻之后,漂亮的双眉微微地皱了起来,眼眸里浮现了一丝又是狐疑、又是提防的神情,就好像面对的不是他名义上的前女友,而是什么马上就要冲着他扑上来的洪水猛兽一样。

    “你为什么今天……”他难得地停顿了一下,脸上流露出一种难以形容的表情,“说话这么坦率?……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啊——果然是因为那件事而坏掉了吗……?”

    柳泉先是一愣,然后突然不知为何觉得有点好笑。

    “我猜,迹部君其实真正想说的是——我今天画风大变,莫不是机智地想出了新的方法,打算用这种方式来重新吸引你的注意力吧?”她忍着笑说道,眼眸因为强忍着的笑意而显得亮晶晶的。

    “放心放心,就算是已经坏掉了,不过这么一点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她还是没忍住,嘴角咧了开来,好像觉得这件事真的就那么让人愉快似的。

    “‘前女友’应该是最最不可能再重新接近迹部君的一类人了吧?……所以我可不会转什么坏念头的哟?”

    ……反正她画风大变这件事迟早都会传出去的。现在伤脑筋的无非是如何在她自己的能力范围和演技修养之内把这个新形象再塑造得具有说服力一点——从富家女到偏执狂再到蛇精病,她可得进化得自然点才行!

    “我只是觉得那些装模作样的习惯和面孔就用不着再摆出来了。哎……反正柳泉家已经不需要我再当个标准的大小姐了。”

    虽然摆出一副坦率的样子说出了打直球的台词,但柳泉总觉得自己的演技有点生硬(?)。于是她略微有点不太自在地下意识用右手拂了拂额发,顺势让了一步,先前那副病娇拟态淡化,露出一个在迹部大爷眼里“愈发有点愚蠢”了的笑容。

    那副笑容里似乎并不带着满满的恶意与明晃晃的虚伪——而这种满满的恶意与明晃晃的虚伪,自从这姑娘被医生下了最终宣判,被判定为永不可能重返球场继续网球生涯之后,就几乎成了她的眼神和笑容里的标配。

    这么说来,今天还真的是在她被迫从网球界引退之后,第一次看到她露出真切的笑容。

    想必伴随这个笑容而说出的话也多少应该有几分真心吧。

    不过,虽然是难得的真话,丧失度也并没有减少多少——回想一下她今天的言论,无一不是在表达着“算了反正我的人生已经坏到这种地步了所以再坏一点大概也不可能更糟了还是干脆一点躺平了任由命运蹂/躏吧”这样的含义。

    而这种态度大概是迹部大爷最不欣赏的一种了。

    虽然他们双方都已经不再是冰帝的一员,彼此之间也并没有什么不得了的交情或连系,足以赋予柳泉信雅“让迹部SAMA为此人稍微费点心思”的资格;但迹部大爷停顿了片刻之后,却还是破天荒地甩下一句“……稍微对你自己的人生多用点心吧!你!”,才施施然从她身旁走掉了。

    徒留柳泉站在原地瞠目结舌了一分钟。

    那些她从网上搜集来的消息,无不是在夸耀着他华丽的球技华丽的气场华丽的姿态华丽的言行举止……这种登场时要洒玫瑰打响指抛外套,并且同时要接收巨量后援团欢呼崇拜的王子级人物——本人居然还自带“富有责任感的鸡婆属性”,这……这完全不科学,完全是在崩人设嘛!!

    系统菌你到底在哪里!你快出来我急需与你谈谈人生——谈谈别人的人生!!

    ……记得在现实世界里的时候,同校也有一个喜欢打网球的女生,每到夏天,人人穿无袖T小吊带的时候,只有她恨不能整天五分袖,桑拿天依然如故。柳泉当时还以为她不怕热,但后来才听说是因为另有原因——

    “因为打网球,自己的手臂变得很粗……你懂的,手臂肌肉经常锻炼的缘故。”她晃了晃自己的右臂,还顺便用左手拍了拍右上臂的部位,若无其事地继续道。

    “所以每到夏天的时候,眼看着别的女生人人都可以穿无袖的衣服,显得特别可爱,可是自己却只能尽量穿袖子长一些的衣服来遮掩……心里难免感到很困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