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702.700·【回归篇·之四】·125

      防盗章, 设定的V章购买比例为30%, 未达到的话请静待6小时哦  “喂, 说什么呢,你!”他就像当年在冰帝的中学时期那个时候喝斥他手下某个表现糟糕的部员一样,大喇喇喝斥着她。尘?缘?文×学↑网

    “你,还是没有好好反省过啊。这糟糕的态度是怎么回事?你上次的表现不是很华丽的吗?啊嗯?!”

    ……她就说,虽然那种声线什么时候听上去都是那么迷人, 可是用那种声线说出教训她的话的时候,事情就完全没那么有趣了啊……

    柳泉微微皱起了脸, 一副不情愿受教, 又碍于不想跟他当众争论,因而不得不稍微忍气吞声一下的模样。

    “网球现在与我完全无关,我不想去关心也是很正常的事吧……”她放低了声音,不甘地自言自语吐槽道。

    “所以说到底是为什么要跟我聊网球的事情……!?难道是觉得从冰帝出来的人不能做示弱或者灰心这种不华丽的事,免得给冰帝这两个字丢脸吗……?!”

    迹部大爷的听力应该很好。事实上, 柳泉本来也没有打算避开他的耳目再吐槽。

    作为信雅妹子的前男友及前同学,迹部大爷实际上应该是最了解她网球生涯的人之一。那么当她从顶峰坠落之时,应该也是最前排观看……不, 目击了整个过程的人之一。

    在他的印象里, 应该深刻地记得信雅妹子在“天才坠落”的悲剧之后,有过多么恶毒多么激愤多么偏执狂多么蛇精病的表现吧。这样一个人生和自信都被毫不留情击溃的姑娘,现在假如十分爽快地就下定决心重新开始刷网球技能的熟练度, 看在迹部大爷这种重要人物的眼里大概是很灵异超现实的表现吧。

    原先她没打算把迹部大爷这个人当作一个可攻略人物来对待, 所以还任意拿他来试刀;但现在既然系统菌明确了玩家要追求Perfect End的话就必须刷每一位重要人物乃至不重要人物的路线, 那么柳泉也只好慎重对待一下这位超白金亮闪闪财阀富N代王子SAMA。至少要让他觉得信雅妹子的画风转变够圆融,那些小小的违和感不过是她偶发性的神经病,如此而已。

    所以尽管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找个机会重新开始刷“高级网球技能”的熟练度,顺便把数值练高,但现在的柳泉暂时还是必须表现得网球在自己心里犹如猫的尾巴这种禁区一般,一踩就爆。

    现在,迹部大爷听到了她刚才一脸忍耐表相下不满的吐槽,脸色就更精彩了几分。

    “柳泉信雅,你以前的那些争强好胜呢?都上哪里去了,啊嗯?!”

    那种好听的声线倏然提高了八度。

    “即使离开了网球,你每天也应该都有点进步才对吧,啊嗯?!”

    啊,出现了。又一句迹部SAMA的名言。柳泉苦中作乐地想。

    网上那些迹部SAMA的忠实粉丝团,可是认真总结了长长一整篇“迹部SAMA语录”之类的贴子呢。为了研究重要人物,柳泉可是也认真拜读过那些粉丝团的大作呢,包括“迹部SAMA语录”、“迹部SAMA性格分析”、“迹部SAMA球技总结”、“迹部SAMA喜好大曝光”之类的事情,她统统都看过。

    但是,即使要刷迹部大爷的好感度,在计划里那也应该是未来才会着手的事情。现在就刷出人物名言来这是什么节奏?难道她之前发现的迹部大爷那种“富有责任感的鸡婆属性”,不是隐藏特点,而是时常会发挥一下的基本属性?!

    虽然觉得心理有点微妙,柳泉还是拿捏着信雅妹子的人设,回了一句:“哦,你在说那个呀。”

    她露出一个“我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很可惜我这种已经崩坏的家伙是给不出什么好答案的”的奇异笑容,“……不过很遗憾,那点争强好胜的心,早就已经随着我放弃网球而消失了。”

    迹部大爷的脸微微沉了下来。

    也许是这种毫不抵抗就加以放弃了的古怪态度让他感到不满,他略微停顿了一下,然后突如其来、毫无预兆地说道:“看来,有必要让你稍微理解一下你现在放弃的是什么东西呢。”

    ……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神展开!!

    当柳泉站在那辆加长林肯的车门前,望着身侧迹部大爷伸手示意出“请上车”的手势,就已经被天际一道炸雷劈得四分五裂了。

    ……为、为什么这剧本不是她自己写好的!!系统菌不是明明说,玩家在这里的使命就是自行补充和续写出现“黑洞”的剧情,使之合情合理地圆满收场吗!

    那么现在编剧的任务被NPC抢去了肿么破!肿么破!!下一秒钟你不会要告诉我我的正选玩家身份也被该NPC抢去了吧!还没有出新手村就被NPC化身的野怪一招秒了真的大丈夫吗!所以这个游戏果然不应该叫做什么“进击的玛丽苏”而应该叫做“世界的恶意”吧!!

    ……吐槽归吐槽,既然野怪……不,NPC大人自行崩了人设出了大招,作为通过系统菌考验的正选玩家,当然不可能连这点接招应对的心理素质都没有。

    所以柳泉就摆出女神(经病)应有的面瘫脸,沉默地坐进了那辆她这辈子和上辈子两次加起来第一回享受到的超豪华加长林肯,跟着金闪闪的迹部大爷一起回到了——迹部大宅?!

    从车子里钻出来,一眼看到那座占地庞大气势宏伟外观华丽壮观如同城堡的大豪宅,柳泉更加心塞了。

    这个世界……不,连同原作世界一起,果然都是不科学的吧。

    说起来,柳泉两辈子加起来总共才今天沾光坐过一回的加长豪车是人家上下学出门用的通勤专车,她两辈子加起来总共才今天沾光第一次得以迈入大门参观的超级城堡式大豪邸是人家平时生活时随便住一住的居所(她毫不怀疑迹部家在别的地方肯定还有占地庞大位置绝佳的大豪宅作为度假屋或者行宫什么的!这简直是一定的!!)——人生的落差乳齿巨大,真是对精神和心理上的巨大打击,柳泉觉得要不是自己当了多年不讨喜的小透明,心理已经被淬炼得无比强大,简直现在本人都要变成偏执狂+蛇精病了。

    跟着迹部大爷堂而皇之地走进那两扇大开的金碧辉煌的大门,迎面就有一位穿着整齐而严谨的英式风范老管家率领着两排同样穿着整齐制服的仆人迎接——柳泉的三观和心理再度在不经意之间经受了一次洗礼和考验。

    那位老管家先是躬身一礼,“欢迎回来,景吾少爷。”然后直起身来,顺便不着痕迹地飞快扫了迹部大爷身后站着假装成背景的柳泉一眼。

    柳泉从踏入那辆加长豪车以来就一直紧绷着的神经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放松。所以她也立即注意到了那个从她身上很自然地掠过去,似乎没有透露出任何情绪变化的眼神。

    但是她敢用信雅妹子的全部网球天才打赌,迹部家雇佣的管家绝对是专业技能一等一的!而且信雅妹子还身兼“景吾少爷的前女友”这种特殊身份,即使以前也许没有踏入过这两扇大门,但是那个老管家也一定是一眼就认出了她是谁!

    而且,居然能不动声色地把“我不认识这位小姐但是既然她是景吾少爷带回来的客人那么我一定会好好安排和照顾这位贵客”的专业态度演绎得这么完美,不愧是迹部家信任的管家!(感动点错了吧喂!)

    迹部大爷倒是很自然地对那位老管家吩咐道:“米迦勒,我要使用视听室,等一下送红茶进来。”

    名叫米迦勒的老管家点了点头,应了一声“是”,又礼仪周到地转向正面面对柳泉的方向,彬彬有礼地问了一句:“请问小姐喜欢喝什么?”

    ……其实你把我那个十分同人风的姓氏加上去也没什么的。反正你应该也早就看穿了一切了吧。柳泉默默地想。

    不过她当然不会笨到在这种时刻大大咧咧地把大家心照不宣的“免得麻烦所以有所省略”的态度捅破。她镇静地冲着米迦勒点了点头致意,答道:“红茶就很好,谢谢。”

    ……反正就算是送蜂蜜进来她也只会感觉满口发苦,不可能享受这种没剧本又脱人设的甜度好吗。

    “我?我不知道手冢君现在在哪里啊。以前他会来这座网球场,那也完全是巧遇……第一次在这里碰见他的时候,我完全不知道他就在我身后站着,他一出声叫我的名字,还把我吓了一大跳,球拍都脱手飞上天了……!”

    迹部大爷大概是气到了顶点,反而冷静了下来,发出几声酷炫狂霸拽的哼笑。

    “哦~?是吗?”他那种美妙的声线把这短短几个字的问题说得格外一咏三叹、意味深长。他双手环在胸前,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盯着她,仿佛也无意于改变这种海拔落差悬殊的姿态似的,只是慢吞吞地把左手罩在了自己脸上,从指缝里继续以一种睥睨的眼神瞥着她——真是酷炫狂霸拽到了极点的姿势!

    “球拍?脱手?”他重复着她刚才话语里的关键词,视线从她腿边放着的球拍上一掠而过。

    “现在我们先来谈谈球拍的问题吧。”

    柳泉立即连连点头,一副很受教的样子。

    “啊,是的!我现在使用的球拍是Babolat Pure Drive GT,因为反正以前的球拍都早就让我扔垃圾桶了,索性就跑去买了新的。试用一段时间之后感觉球拍很轻盈,不会给我这种体能糟糕的废柴体质带来不必要的负担,练习时间也许可以因此适当加长……”

    “……喂我说,够了啊!”迹部大爷的声音再度高了八度。

    “本大爷问的是球拍的品牌和型号吗?!啊嗯?!”

    柳泉露出一副懵懵懂懂的表情,脸上几乎写着“啊啊我就是乖乖按照您的问题来回答的啊为什么您还是不满意呢真让人难以理解呢”之类的困惑。